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一場被特許的臨終告別:一家三口在不同監獄服刑,丈夫病危已處彌留狀態,妻子

作者:余梓陽    欄目:新聞    來源:東方網    發布時間:2019-10-22 15:03

瀟湘晨報2019年10月21日訊 入獄兩年多,66歲的李梅一直拒絕家人前來探望。她覺得自己無顏面對他們。

當然,更準確的說法是拒絕親戚前來。因為她的家人,丈夫劉躍進和兒子劉子濤,也都在監獄服刑。

因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016年,李梅一家三口分別被判刑三年、四年、四年,并被押往三個不同監獄服刑。李梅在湖南省未管所(以下簡稱“未管所”),劉躍進在株洲茶陵監獄,劉子濤在耒陽湘南監獄。天各一方。

患有重癥肌無力的丈夫,是李梅始終的牽掛。她知道,沒了自己的精心照顧,以丈夫的病情,恐怕很難活著走出監獄。果不其然,2019年7月26日,茶陵監獄緊急來電,劉躍進多器官衰竭,已入彌留狀態。

考慮到李梅和丈夫感情甚篤,且她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未管所決定啟動特許離監程序,允許她去見丈夫最后一面。

7月27日,接到通知第二天,在4名民警押送下,李梅趕赴株洲。

病危通知

副監區長羅紅玲實在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她望著學習室里頭發灰白的李梅,踟躕許久。

但沒辦法,這個消息沒法瞞著,只能告訴她,于是她把李梅喊了出來,深呼一口氣,“李梅,我跟你說個事?!绷_紅玲盯著她,怕她情緒激動,“你要有個思想準備”。

李梅心里“咯噔”一下,情緒立馬消沉下來,“是不是我老公病危了?”。羅紅玲點了點頭。

早在2013年,劉躍進就被查出患有重癥肌無力,生活無法自理,“連筷子都拿不起”,一切都需妻子李梅照料。但彼時,因為生意引發的借貸危機,李梅家每天被幾撥債主輪番上門催討。因為此事,兒子和兒媳被迫離婚,“她每天被討債的人催討,不想牽連她?!?/p>

討債幾年無果后,幾十名債主聯合報警,舉報李梅一家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2016年12月19日,正在醫院照料丈夫的李梅被警方帶走,從此再沒回來。12月28日,劉躍進也被批捕。不過警方考慮到他的病情,暫時被執行監視居住,一直到2018年9月21日,才最終被收監。

作為退休醫務人員的李梅,深知丈夫沒了自己的悉心照料,將很難走出監獄大門。2018年的庭審中,望著骨瘦如柴的丈夫,李梅淚如雨下。依據對丈夫病情的判斷,李梅覺得這可能是自己和丈夫最后一次見面,“我真的是后悔,腸子都悔青了?!?/p>

從2008年涉足商業,最有錢時開有4家豪華衛浴連鎖店,身家數千萬,到2018年全家鋃鐺入獄,10年時間,李梅一家從天堂跌落地獄。

犯罪家族

無論在誰看來,李梅一家都不可能和犯罪掛鉤。

退休前,李梅是婁底一家醫院的護士長,丈夫劉躍進則是一家事業單位的高層領導,兩人育有一子,生活幸福美滿。她和丈夫是初中同學,從小青梅竹馬,結婚42年,感情穩定。雖然年過60,但兩人出門依然會手挽手。

兒子劉子濤是他們最大的期望。不過劉子濤大學畢業后,一直沒找到滿意的工作。到了2006年,李梅退休前兩年,家里合計,決定做生意,“他是學美術的,想著可以幫客戶做設計,所以我們決定做衛?。ㄉ猓??!?/p>

第一筆錢是家里自籌的,幾十萬盤下一個100平米的店面,地段優質。加上李梅夫婦頭腦靈活,社會關系多,店剛開起來就生意爆火,“沒幾個月就把成本收了回來”。生意順遂,讓李梅夫婦決定注冊公司,開連鎖店,并讓兒子劉子濤做法定代表人,“目標是做成一個家族企業”。

不過第一家店雖然賺錢,但很多資金流水也都放在里面,無法取出,立馬開第二家店的話,資金跟不上。自然而然,他們想到了借錢?!捌鋵嵍疾恍枰覀兘?,朋友知道這個消息后都主動過來送錢?!崩蠲氛J為,他們家境殷實,且都有很好的工作,信譽有保障,很多朋友都主動要求投資。

而李梅夫婦也不虧待這些借錢的朋友,承諾給對方兩分利,算是絕對的高利貸,“我們就想著有錢一起賺,沒想過會出問題?!焙芸?,第二家店、第三家店、第四家店陸續開起來,而且都在婁底最好的商業地段,每個店都投資上百萬。到了后期,李梅一家已經不滿足于做衛浴生意,開始將投資人的錢用于承包工程。

然而這一次,他們失敗了,而且是慘敗,近2000萬的投資全部打了水漂。他們一家三口也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鋃鐺入獄。

特殊準備

李梅沒想到監獄會允許他去見丈夫最后一面。

當副監區長羅紅玲告訴她這一消息時,李梅掩面而泣。以她對丈夫病情的判斷,如果能見上,這次肯定是生離死別。

來不及悲痛,申請特許離監首先需要犯人寫申請。李梅以最快的速度寫好,遞交上去。不過,李梅不知道的是,她是未管所十年多來,第一例特許離監的服刑人員。就連在未管所工作15年的獄政科科長李偉,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李偉說,接到茶陵監獄通知當天,獄政科便立即向未管所領導匯報,并報備湖南省監獄管理局。同時,他們緊急召集獄偵科、心理咨詢室、教育科等科室,對犯人情況進行評估,“評估內容主要是犯人的罪名、刑期、日常表現,達到條件才可特許離監?!崩顐フf,李梅刑期只剩一年多,罪名也并非故意傷害、殺人等惡性事件,再加上平時表現良好,根據評估,“符合特許離監要求”。

評估完畢后,李偉將結果匯報至未管所副所長和所長,由領導簽字同意。整個程序走完,已是26日深夜?!拔覀円彩桥滤煞蛲蝗蝗ナ?,所以想著趕緊走程序,加班加點也要做完,不要留遺憾?!崩顐フf,當天夜晚他們不但及時走完審批程序,而且還與茶陵監獄方面確認好行車路線,以及安保方案。

當天晚上,李梅徹夜未眠,為了不打擾到同監舍的獄友,她把頭蒙在被子里啜泣。她不知道丈夫現在成了什么樣子,見面后還能否認得她?!拔覀兘Y婚40多年,早就說好相扶一輩子的,沒想到現在成了這樣子?!?/p>

臨終見面

7月27日上午,在4名民警的武裝押送下,李梅趕赴株洲茶陵。

為了緩解她的不安情緒,一路上,李偉和羅紅玲不停對她安撫,找各種話題和她聊天,“這樣她就不會有太多時間沉浸在悲痛情緒中,不然到了現場會失控?!苯涍^3個多小時的車程,他們一行抵達茶陵縣人民醫院,并根據事先設定好的路線,直奔重癥監護室。

眼前的景象還是超出了李梅的預估。只見多器官衰竭的劉躍進躺在床上,骨瘦如柴,身上插了各種管子。因為病重,劉躍進已昏迷10多天,只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吹竭@一幕,李梅頓時崩潰,失聲痛哭?!袄蟿?,你看我一眼啊,我來看你了?!崩蠲窚愒谡煞蚨?,想叫醒他,但對方沒反應,“老劉,你睜下眼睛啊”,李梅還是繼續呼喊。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羅紅玲趕忙跟主治醫生溝通,可否讓李梅去摸一下丈夫的手。得到醫生許可后,李梅將手消毒,然后緊緊握住了丈夫的手。她還是想讓丈夫看她一眼,情急下,她甚至使勁兒掐對方的虎口,希望奇跡發生,但劉躍進依然沒有反應。

重癥監護室不能久留,5分鐘后,醫生開始催促他們離開。但李梅攥著丈夫的手不肯松開,痛哭流涕?!袄蠲?,要走了”,羅紅玲提醒她,李梅沒反應?!袄蠲?,要走了”,羅紅玲加重語氣,一連說了兩遍。此時,李梅才戀戀不舍地松開,出了重癥監護室。

等李梅平復情緒后,李偉幫她聯系上劉躍進的弟弟,囑托對方料理后事。同時,她一遍又一遍地向雙方監獄的民警鞠躬,感謝他們安排自己和丈夫見面所做的工作。

下午3時,李偉、羅紅玲和李梅一行人,乘車返回了長沙。

未來打算

回到長沙18天后,劉躍進在株洲去世。

當晚,李梅再次失眠,流著眼淚到天亮。過往如電影膠片般,在她腦中一遍遍回放。

想到家庭這些年來的遭遇,她再次陷入悔恨自責,“大家都覺得我們家挺幸運的,干嘛要去做生意呢?,F在說什么也沒用了,只能為自己對法律的無知買單,付出的代價太慘重了?!比氇z一年多來,婁底老家親戚多次來長沙探望,都被李梅拒絕,“我沒臉見他們,我無地自容,他們就是來看我,我也不見他們?!?/p>

李梅曾想過尋短見,無論是家破人亡的家庭,還是依然背負的巨額債務,都壓的她喘不過氣來。但一想到還在服刑的兒子,以及對她寄予期望的監獄管教,她又下不了決心,“沒辦法,人死不能復生。他人一死,腳一放,就什么都不管了,這個擔子就落到了我的身上?!痹诠芙痰男睦硎鑼?,李梅逐漸從悲痛中走了出來。

因為想著兒子至今還不知父親去世的消息,最近,李梅給兒子寫了一封信進行告知。在信中她寫到,“人終有一死,人死不能復生。爸爸是最愛你的,我們只能節哀。你一定要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出來?!?/p>

相比兒子,李梅明年年底即可出獄。她的打算是,先等兒子一起出來,然后母子倆繼續創業,努力還債。根據法院的判決,他們家還欠著1700多萬的債務。

“我會努力把這些錢都還掉,能還多少算多少。別人的錢也都是血汗錢,我不能昧良心?!闭f完,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看,我雖然已經66歲,但我覺得我心理年齡只有50歲,所以身體還可以的?!?/p>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梅、劉躍進和劉子濤為化名)

(記者宋凱欣實習生周詩情長沙報道)

adl03
adr1
adr2
七夕情缘 闲来麻将官方邀请码 打麻将视频 福建体彩22选5 河北11选5走势 赖子山庄天津麻将下载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 美女捕鱼游戏技巧 麻将来了腾讯官网下载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 日本av女优电影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一定牛 金7乐开奖走势图 贵州捉鸡麻将 天海翼11月作品番号 用流量打麻将费流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