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補簽勞動合同公司能否免責以案說法

作者:谷小金    欄目:新聞    來源:東方網    發布時間:2019-11-29 13:02

日前,史某和某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一起來到內蒙古包頭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雙方因為補簽勞動合同該不該支付雙倍工資爭執不下。

據了解,史某于2016年2月到該公司工作,并簽訂了兩年期限的勞動合同。合同到期后,史某還在原來崗位工作,公司也按月發放工資,但是一直沒有續簽勞動合同。史某認為,按規定公司應該在沒簽合同期間給付雙倍工資。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則表示,公司由于客觀原因,沒有及時與史某續簽勞動合同,但在2019年3月向史某發出了簽訂勞動合同通知書,打算與史某補簽勞動合同,史某也同意了,因此不同意史某的要求。

勞動合同到期,用人單位未依法簽訂勞動合同,而后補簽勞動合同的,補簽期間用人單位該不該支付雙倍工資?對此,包頭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院長云曉燕認為,勞動合同法規定的關于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資的條款,是對用人單位違反法律規定的懲戒。如果勞動者自愿且知曉補簽的勞動合同覆蓋未及時簽訂勞動合同的期間,雙方已經合意進行事后補救,就不應支付雙倍工資。

在本案中,公司向史某送達簽訂勞動合同通知書中寫明:“本單位決定與史某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限為三年,合同起始時間為第一次勞動合同期滿之日,即2018年2月24日”。而在雙方補簽的勞動合同中,也注明合同起始時間為2018年2月24日。史某雖稱合同補簽行為屬公司單方的意思表示,但沒有出示有效證據證明補簽勞動合同系用人單位單方行為,或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致使該勞動合同無效的情形。因此,當史某同意第二次合同已經將未依法及時簽訂勞動合同的時間段予以覆蓋的同時,即視為史某已同意放棄由此發生的懲罰性賠償權利。

云曉燕表示,法律的目的不是懲罰,而在于引導、規范整個社會關系。用人單位在第一次勞動合同到期后,雖未依法按時與史某簽訂勞動合同,但基于雙方合意,合同已補簽到不法行為發生時,立法目的已達到。故史某要求公司支付雙倍工資的仲裁請求,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

adl03
adr1
adr2
七夕情缘 荷兰队阿根廷比分预测 雀友会广东潮汕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 排i列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 微乐江西 关于股票入门 网上可以赚钱的软件 10分快3长龙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将 南昌沐足会所经理招聘信息 意甲球队有哪些 彩票5000万平台 百度850棋牌游官网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