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汽車

門衛崗亭成洗車店滬金龍花園公共區域被隨意出租

作者:安靖    欄目:汽車    來源:東方網    發布時間:2017-06-22 09:37

門衛崗亭成洗車店滬金龍花園公共區域被隨意出租

小區的門衛崗亭被出租變成了洗車店,主建筑地下人防空間的通道被填平租給了個人,露天游泳池旁的更衣室變成了收費健身房,公用停車場被圈占設置了收費崗亭……

浦東金龍花園的業主們發現,不知何時起,小區內大大小小的公共空間,竟被私人圈占殆盡。當業主們試圖收回時卻發現,這些圈占者竟然都持有蓋著業委會公章的租賃合同,并稱已經付過租金了。

小區內的公共區域可以被隨意出租嗎?高昂的租金究竟進了誰的口袋?更嚴重的是,當新選出的業委會試圖弄清這些問題時,卻發現根本無法開展工作。

公共區域被圈占近20處

浦東金龍花園建于1994年,小區配有露天游泳池、健身會所。

6月18日,物業管理人員老華(化名)帶著記者在小區轉了一圈,僅有三棟樓、230戶業主的金龍花園,被圈占的公共區域竟有近20處!有些是業主們集體的活動空間,有些則是物業的辦公用房,還有一些是被私改的空間。

“你看到那間窗戶上掛著很多衣服的小房子嗎?現在這間房子被租了出去,有人住在里面。”老華指著一間“倚靠”在主建筑邊上的小房子說。他打開大樓另一側對稱的小房子的大門說:“這邊和那邊是對稱的,原來的房子是這樣的結構。”

記者看到,大門打開后,即是通往地下空間的樓梯,房間寬約三四米,長度則是寬度的兩倍有余:“對面那間小房子和這間一樣,都是小區通往地下人防空間的入口,現在樓梯被填平了,變成了一間小房子。”老華說。

據統計,僅這樣的人防通道出入口,金龍花園被私占的就有3處。其他被私占的空間還包括頂樓雜物室、住宅樓里的水電工作室、保安室配套的更衣室等。

此外,小區還有一些公共空間被改作他用:“如今小區浦建路上的大門被封,原崗亭變成了一家洗車店。原來的物業管理用房被破墻開成了飯店,游泳池邊的更衣室變成了收費健身房,原來的健身房則被私人租用了。小區大門外紅線內的停車場,則設置了崗亭,變成了收費停車場。”

均與上任業委會簽過合同

據金龍花園現在的業委會馬主任介紹,2016年底,新一屆業委會上任后,發現小區竟有如此多區域被圈占,也曾想將這些公共區域收回。沒想到,這些圈占了小區公共區域的使用者卻稱他們并非私占,而是正規租用,且均付過錢。

利用小區浦建路上的崗亭開設洗車店,并圈占小區外停車場的陳先生說:“我租用停車場,是和之前的業委會簽過合同的。停車場是我投資建設的,2018年前的收益歸我,2018年后,我每月付場地租金4000元左右。”

占用小區物業用房破墻開店的阿平則稱,他也和之前的業委會簽訂過合同,每月5000元租金。

占用小區游泳池邊更衣室的王先生則表示,他曾借給原業委會60萬元,所以游泳池邊的更衣室被以10年無租金的方式,租給他抵債……

面對一張張蓋有原業委會印章的合同,新上任的業委會懵了,原業委會竟然簽了這么多合同,為什么從未在交接過程中提起過?這么多年,這些公共資產出租后產生的收益,又去哪兒了呢?

業委會公章由一人保管

針對此事,金龍花園新一屆業委會曾與上一屆業委會溝通過。但令人詫異的是,上一屆業委會班組五名委員中,竟有三名委員表示,他們對小區公共財產被租賃一事毫不知情,其中包括上一任業委會的主任和副主任。

前業委會主任劉女士在一份聲明中表示:“2011年底在居委會議室,本人將兩枚公章交給了鹿某,由他保管。至此,本人沒有參與業委會任何事宜。”

而前業委會副主任鹿先生則告訴記者,由于工作調動,他自2012年起已不在上海,一開始將公章帶在身上,后因小區用章不便,便將公章轉交給了業委會委員殷先生,并向塘橋街道遞交了辭職報告。關于小區財產被租賃一事,他既沒有參與,也不知情。“實際上,從2012年底,我們小區就沒有召開過業主大會或業委會會議了。”鹿先生說。

鹿先生的說法得到了前業委會成員李先生的佐證。李某告訴記者,作為業委會中的商戶代表,他一直在金龍花園商用房中開店,但從未被告知小區設施被租賃了,自2012年年底,也再未參加過業委會相關會議。

持有租賃協議的租戶們曾告訴前來問詢的業主,他們是從前任業委會中一名殷姓成員手里租借的,部分租客表示,他們將租金直接交給了殷先生,殷先生即是該小區業委會兩枚公章(業委會公章、業主大會公章)的保管者。

金龍花園所屬的藍高居委會丁書記告訴記者:“很多小區業委會做出重要決議時,都會邀請居委會參加,只要他們邀請,我們都會去參加。但是,自2012年,金龍花園就沒再邀請我們參加業委會會議。居委會督促他們召開業主會議,按時公布小區公共收益賬目,業委會的人就說小區沒有錢,沒法開,以此搪塞我們。”

據藍高居委會工作人員介紹,上一任業委會已多年未按規定公開小區公共收益收支,未召開業主大會或業委會會議。業委會換屆至今,也未進行賬目交接和財務賬目審計:“實際上,他們連換屆都是我們代為展開的。正常情況下,業委會換屆需上一任業委會提交申請。但是,這個小區上一屆的業委會遲遲不提交換屆申請,考慮到任期已到,居委代為發起了新一任業委會的籌備工作。”

自稱租金已用于小區修繕

那么,小區公共資產到底是怎么被租出去的呢?出租的收益又去哪里了呢?

據阿平說,他從殷先生處租借了一個15平方米左右的店面,“我是當面以現金方式直接交給殷先生本人的,由于沒有第三方在場作證,在我的要求下,殷在我的筆記本上親手書寫了收款情況。”

圈占了小區外停車場的陳先生,以及租用了游泳池邊更衣室的王先生也表示,其簽訂協議的對象是金龍花園業委會,但協議簽訂者是業委會成員殷先生。

殷先生則告訴記者,他所收到的租金已用于小區的修繕:“這些新來的業主不知道,我們小區是沒有維修基金的。沒有錢維修怎么辦?我們就向外面借了錢,再用租金還錢,現在業主們不記得這些事情了,但是我們業委會要記得。”

不過,當記者問及其所收的租金,究竟用于哪部分維修,是否有賬目時,殷先生表示:“這個我不方便說的,我又不知道你是誰。”

物業稱無法制約業委會

上海海城物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城物業”)自2013年起開始管理服務金龍花園,物業公司計經理說,小區公共收益賬目由物業代管,但這些被租賃的公共產業均由上任業委會操控,上任業委會在簽訂合同后,將其中六份交給了物業,由物業代收,納入公共收益中:“但在實際收款過程中,很多時候租客會告訴我,已經交給了業委會,很多錢實際上收不上來。”

計經理說,2014年至今,物業僅從小區被租賃的公共區域中收得租金95500元。也就是說,盡管金龍花園近20處公共區域被以上任業委會的名義出租,但僅有六項被出租區域中的部分租金進入了金龍花園小區公共收益賬戶,其余收益的去向均不明晰。

“小區外的停車場,曾經有三個月的收益交給物業,共計148500元。而游泳池旁的更衣室,被出租的人防通道改成的小屋,占用浦建路崗亭開設的洗車場,以及停車場2016年8月之后的收益,我們從來都沒收到過,更未納入小區的公共收益賬目。”計經理說,目前金龍花園的公共收益主要來自小區內停車場,由業主們繳納的停車費,物業平時主要靠這些錢對小區進行日常維修。

正常情況下,小區公共收益應由物業代管,由業委會審批后決定如何使用。那么,為何金龍花園的公共收益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我們沒辦法,我們無法制約上任業委會。”海城物業計經理無奈地說,“他們簽好合同直接給我,或者不給我,我都沒有辦法。業委會可以監督我,我沒有辦法監督業委會。我也和上任業委會提過,要不要對公共收益賬目進行公開,老的業委會說不要,我也沒有辦法。”

建議業主通過司法途徑解決

事實上,不僅物業無法制約,金龍花園新業委會上任已半年,似乎也拿這個問題沒有辦法:上任業委會至今未對這些賬目進行交接或審計。

根據《上海市住宅物業管理規定》:“業主委員會應當自換屆改選小組成立之日起十日內,將其保管的有關財務憑證、業主清冊、會議紀要等檔案資料、印章及其他屬于業主大會所有的財物移交物業所在地房管辦事處保管。拒不移交第一款所述物品的,新一屆業主委員會可以請求物業所在地鄉、鎮人民政府或者街道辦事處督促移交,物業所在地公安機關應當予以協助。”

“我們知道有這項條款,但是該條款只說明可以請所在公安機關協助,卻未說明該進行怎樣的處罰。”王主任說,“現在我們只能建議業主,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問題。”

既然街道和居委很早就掌握了金龍花園小區業委會常年無法正常運作的情況,為什么不提早進行糾正呢?

王主任說:“無論是房辦還是街道,都曾不斷要求原業委會公開賬目并召開業主大會。但是原業委會拒不履行,我們也沒有辦法,只有小區的業主才能對業委會進行任免、對業委會成員進行增補改選、對業委會決議進行改變。我們只有在業委會人數不到一半的情況下,才能代為組織業委會的增補改選工作。這個小區業委會盡管主任、副主任均已不能正常履行職責,但業委會人數仍在半數以上,我們無法干涉。”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七夕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