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文化 > 聚焦

放棄40萬年薪四川小伙回家傳承家族技藝當木匠

作者:竹隱    欄目:聚焦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7-08-12 17:52

/傳承/

爺爺是個老木匠,曾是內江唯一的“八級技師”。他成了爺爺徒弟的徒弟。

/傳播/

他成立了DIY木友俱樂部,小到6歲大到40多歲,很多人都來體驗木工技藝。

放棄40萬年薪四川小伙回家傳承家族技藝當木匠

木匠,一個傳統而古老的行當。他們以木頭為材料,伸展繩墨,用筆劃線,后拿刨子刨平……制作出各種各樣的家俱和工藝品。隨著社會的發展,一些與現代生活不適應的老手藝、老工匠,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今年32歲的張建,放棄了每年近40萬的高薪,回到家鄉,選擇了傳承和發揚木工這一門技藝,“我的爺爺,我的父親都是傳統木匠,所以我想把這門技藝傳承下去!”張建認為手工木藝是一種傳統文化,值得去傳承和發揚。

回歸

追尋歸屬 毅然辭去高薪工作返回家鄉

簡潔的工作室,墻上掛著爺爺曾經用過的木工工具和兩幅書法字畫,兩張張建親手制作的手工圈椅,一套古樸的茶具,整個工作室散發出一種寧靜淡雅的文藝氣息。8月7日下午,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在內江東興區一間木藝工作室見到了張建。

放棄40萬年薪四川小伙回家傳承家族技藝當木匠

32 歲的張建在2015年前,已在重慶的一家貿易公司工作了8年,年薪達到了近40萬元,在同齡人看來這已是一份薪水較高的工作了,可他卻在突然選擇辭職,回到了家鄉內江。

“在外工作了8年,一直沒有歸屬感,雖然重慶也很好,但我的根在內江。”回歸家鄉追尋歸屬是張建最看重的,“我支持他,只要他認為是對的就行。”張建的妻子李曉菲支持并理解丈夫。在休息了近一年時間后,經過沉淀和思考,張建找到了一份自己真正喜歡又能體現自己價值的工作,然而卻遭到父親的反對。

傳承

木匠世家 爺爺曾是內江唯一“八級技師”

張建要去當木匠,這讓父親很不理解,雖然他自己也是一名木匠人。

張建出生在一個木匠世家,從爺爺開始,父親、表叔等都是傳統手工老木匠,從小耳濡目染的他對木匠這一職業情有獨鐘。“我的爺爺14歲入行,是70年代時期內江唯一一名八級技師,技術方面的問題是難不倒他的。”據張建介紹,八級技師是木匠等級制度中的最高等級,同時他爺爺曾作為四川12名代表之一參加全國輕工業代表大會,在內江乃至四川的手工匠人圈子里都有一定名氣。

放棄40萬年薪四川小伙回家傳承家族技藝當木匠

“從小我就跟在我爺爺身后在內江家具廠里玩耍,爺爺也經常給我講解這方面的知識,所以對于一些基本的木匠手藝我是了解的,理論知識也都知道。”除了小時候受爺爺的熏陶外,在高中時他也花了一個暑假跟隨爺爺打下手。

辭職后,張建看著爺爺留下的各種木匠工具以及他制作的一些家具,觸景生情,“我爺爺這么好的技藝應該傳承下去,不能讓傳統木匠的手上技藝失傳。”抱著這樣的心態,2016年底一家以他爺爺命名的木器工坊誕生了。

張建父親當了一輩子木匠,在他的認知里,這樣的“手藝”并不能發家致富。但看到兒子勁頭十足,他也不再說什么,參與到了木器工坊中的經營中來。“我希望我制作的木具能成為藝術品,這是所有木匠的追求。”

堅持

半路出家 廢寢忘食尋求更高技藝

放棄40萬年薪四川小伙回家傳承家族技藝當木匠

“對于木匠這個行業,我是半路出家。”雖然從小耳濡目染并且也有一定的木匠技藝在身,但張建認為自己還差得遠。

為了學習技藝,張建拜了自己的表叔蔣師傅為師,蔣師傅是張建爺爺的徒弟,這也是張建木匠世家技藝的傳承,“張建踏實有耐心,而且頭腦活,是個好徒弟。”蔣師傅對這個侄子加徒弟很滿意,對其更是傾囊相授。

正是因為自己的刻苦鉆研和師傅的盡心指導,張建這個木器工坊越辦越好,“一開始我做這個工坊時,很多‘老資格’都不看好,對于我制作的木器也頗有微詞,我都耐心接受并取長補短,進行修改,到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再指點了。”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張建的工坊就已經有了一定的名氣。張建對自己木器作坊的定位是“工藝家具”,跟藝術掛鉤,“現在的家具大多都是機器批量生產出來的,全都一個樣,那是死的,而手工制作受手藝人的影響每一樣成品都是獨一無二的,那是有靈性的,這才能稱為藝術品。”對于自己,張建自稱“手藝人”而不是“木匠”,他認為木匠是更高的層次,他還沒有達到。

“我希望能在40歲前成為一個木藝方面的全面性人才,我認為問題不大。”張建面對記者非常自信地說道。

發揚

傳播文化 設立DIY木友俱樂部

“這兩張圈椅就是張建追求完美的見證。”看著工作室里的兩張圈椅,李曉菲開始講述當初的故事。在木器工坊成立沒多久的時候,有客戶需要制作兩張圈椅,傳統的圈椅的制作對于張劍而言并不算困難。然而當他還是在網絡上瀏覽相關制作過程時發現了一種特殊的圈椅榫頭結構,以這種榫頭制作的圈椅整體更好看。但這種榫頭結構是他沒有見過的,所以為了做到最好,張建花了一個多星期來研究這種榫頭結構,有時甚至研究到深夜2點過,最終將這種圈椅成功制作出來,然而在上色的過程中出現了意外,因為張建用的是更環保的木蠟油,所以更容易突出原木本身的紋路,這就導致兩張圈椅有兩處木斑不易上色,顏色過淺。雖然這并不是太大的問題,但張建依然決定將這兩張圈椅自己留用,重新制作了兩張沒有瑕疵的圈椅。

也是這段時間,張建在網上翻閱手工木藝制作視頻時,發現大多數都是美國人制作并上傳的視頻,“榫卯技術可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木匠技藝。”于是張建決定要開辦一個俱樂部讓有興趣的人都來了解學習我國傳統的木藝榫卯文化。今年年初一個DIY木友俱樂部在他的木器工作坊旁邊出現了,“有很多人都感興趣,小到6歲左右大到四十多歲,都有人前來學習制作。”說起木友俱樂部,張建很開心,這是他實現自己傳播木藝文化的開端,也是自己理想的一個起點。

接下來,張建將涉足電商平臺,“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制作的木具,這也是傳統手工技藝的一個傳播。”另外還將大力宣傳DIY木友俱樂部,讓俱樂部傳播木藝文化的作用真正體現出來。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馬夢飛攝影報道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七夕情缘